Go to Main Content

[2015] 市長演講文

A A
  • 真正的地方自治,是引領 嶄新發展與國家競爭力的力量

  • SMG 333
    image_pdfimage_print

    自治分權與地方財政擴充戰略專題研討會主題演講

    日期 2015年4月20日 | 場所 國會圖書館

    大家好。很高興見到大家。我是首爾特別市市長朴元淳。
    我覺得在民選地方自治20週年,能夠有這樣一個對「自治分權與地方財政擴充戰略」交換意見的場合,其意義非常深遠。首先,我想對本次意義深遠的活動持很大關心,並精心準備的首爾研究院金秀賢(音譯)院長、韓國地方自治法學會金東建(音譯)會長、韓國地方財政學會李三柱(音譯)會長以及所有相關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謝。同時對在本次專題研討會發表與討論的學界人士以及專家老師們,表示衷心的感謝。我相信,諸位的高見,必將成為將來地方自治成長與發展的巨大力量。

    城市的時代-地方的時代
    之前4月8日,在首爾舉辦了一場全世界矚目的國際活動。那就是為期五天的倡导地区可持续发展国际理事会(簡稱ICLEI)世界城市氣候環境總會,2,000多名來自全世界87個國家1,200多個城市與地方政府的人員組成的市長團,參與了歷屆規模最大的此次活動。我被選為此次ICLEI的會長,並主持了此次首爾總會。尤其是,本次總會的高潮是大會所通過並發表的「首爾宣言」,其內容為有關溫室氣體減排與防止溫室效應9大實踐事項。本次總會通過了決議:以全球城市與地方政府為主體,共同創建地球的可持續發展未來,該決議超越國境,形成了城市對城市間的治理方式,是一個非常大的成果。

    全球都在走向城市時代。走向地方時代。我們的時代,逐漸成了超越國家對國家間的界線,專注於城市與城市、地區與地區、人與人之間實質溝通、交流、合作的時代。

    世界級學者們也都在強調全球的潮流——城市與地方政府的重要性。世界知名社會學者本傑明·巴伯(Benjamin Barber)曾說過「總統講原則,市長撿垃圾」的名言。他通過他的著作『失調的國家,崛起的城市』,主張這個時代的城市問題已成為全球性問題,城市與地方政府應該主導解決城市問題。未來學家艾文·托佛勒也強調「地方分權是未來的政治秩序」,並主張未來就在於地方分權。

    全球化、城市化時代中,真正的地方分權,將成為全球主要城市解決多樣的城市問題的中心軸線。近鄰日本,過去也曾通過嚴格的國家法律來管控自治組織權。但是,自2003年以後,日本通過修訂地方自治法,並通過條例,將組織編制權進行授權,來對全面的自治組織權進行著認可。其結果就是,使得地方政府可以根據地區特性進行自主組織運營,進而使得國家競爭力得以強化。但是,如今我們大韓民國的現狀又是怎樣的呢?

    「已成年」的地方自治-明暗的兩面
    自1995年第1屆全國同時地方選舉復活以來,今年是正式開啟地方自治時代逾20年的年度。按年齡說,地方自治在韓國,已是一個「成年人」了。但是,我們的地方自治至今仍處於從屬於中央政府的「未成年」水準。街談巷議,大韓民國並非地方自治國家,而是「中央自治國家」,連暗諷財政與事務只有20%自治的「兩成自治」的說法都有。毫不留情道出了今天我們地方自治的真實樣貌。

    最重要的,全球多數的城市與地方政府,為了吸引企業入駐,提出無償提供土地、擴充基礎設施、減免法人稅、獎勵創造就業崗位等優惠來進行著協商,並貫徹著這些內容。然而,我們的地方政府又如何呢?我們的地方政府是無法做出任何承諾或保證的無力政府。這一切都與中央政府的管制脫不開干係。

    儘管過去的20年,在地方自治的歷史中,市民成為了地區社會的主人,成就了市民行政服務質與量的提升,也有不少通過與市民協治而創出的有意義的成果。

    自從高舉「市民才是市長」的旗幟以來,首爾市在民選5期與6期期間,引領著與市民溝通、協作、參與的市政,並且,為了使地方自治能開花結果,首爾市拼盡全力。

    在小學、中學的全面實施親環境免費供餐,首爾市立大學的半價學費,首爾市民無論是誰皆可無差別享受的「首爾市民福利基準」,包含首爾市民福利基準的102項事業,以及首爾型基礎保障制度的實施,非正規職的正規職化,患者安心醫院的實施,300所國/公立托兒所的擴充,為應對高齡化而針對嬰兒潮一代實施的對策以及人生第二幕支援中心等,在首爾市處處都開展著這些具有首爾特色的首爾型政策。

    像這樣,當地方政府實質確保自主權時,就可以提供符合地區實際情況,貼近市民生活的行政服務。因此,為了大韓民國持續成長與發展,和應對多樣的行政需要,應盡快形成真正的地方自治,這與國家競爭力直接有關。

    儘管地方政府,包含首爾市,努力開展著這樣具有地區特色的政策,為實現大韓民國真正的地方自治,還需要越過很多難關。

    儘管地方政府,包含首爾市,努力開展著這樣具有地區特色的政策,為實現大韓民國真正的地方自治,還需要越過很多難關。
    最讓人痛心的莫過於國稅與地方稅的分配構造至今未有變化的現實。雖然基礎養老金、失業津貼制度調整等福利需求正在快速增加,僅以地方自治團體的稅收來解決福利財源的調配,是明顯有局限的。讓我們來看一下首爾的實際情況吧,社會福利預算的86%、女性家庭預算的68%,都是代行國家事業的福利政策(國家經費·市經費)。因此,首爾市在推行首爾市必需的福利政策時,就會受到限制。此外,74%的社會福利預算,都是有關於基礎保障、基礎養老金、身心障礙人士津貼等中央政府機能性共同補助以及社會保險的預算。

    目前的局勢為國庫補助金比重越上升,對政府依賴越來越嚴重,實際上應負擔一定比例財政的國庫補助事業,從2007年的32萬億韓元增加到2014年的61萬億韓元,增加了將近2倍。國家補助事業的增加,造成首爾市陷入負擔相關事業經費相當吃力的境地。

    以國家財源為基礎,由中央政府全面負責無償保育、基礎養老金等國家最低水準的共同服務項目,而以地方財源為基礎,由地方政府全面負責地區最優秀水平的自定服務,需要以這樣的方向重新分配福利事務的機能的理由就在於此。

    目前,在地方自治團體首長的組織運營權受限,無法按照地方自治團體的現實與實際情況來順暢操作組織運營的情況下,也無法優先•有效地對應經濟、再生、安全、福利等多樣的行政需要或國政難題。組織運營的自主權,必將帶來真正地方自治的實現。

    結構的大轉換-分權型國家經營才有未來
    現在,地方自治與分權是時代性課題,也是我們社會進一步發展的方向。並且,自治分權,並不是僅依靠某個主體即可實現的事情。

    這是「中央與地方」、「地方與地方」合力解決的問題,是需要以國民的關注與愛心為基礎,形成全社會範圍廣泛討論的課題。

    中央政府通過回顧及分析地方自治20年歷史,發表了「地方自治發展綜合計畫」,其內容涵蓋地方自治的主要課題。當然,要全部滿足地方自治團體相關學界、市民團體的期待是困難的。因為各自的立場與見解不同,而當面課題也有可能不同。

    然而,針對通過地方財政擴充達成自主財源的擴大、自治組織權與自治立法權的擴大等共同問題的解決,全社會範圍正展現出的同感,我覺得這是一種非常積極的變化。但是,還是需要大家拿出行動來進行實踐,不然這些變化僅止步於「計畫」而已。

    現在,不只是為了地方自治團體的發展,同時也為了國家整體可持續發展與嶄新的成長,進一步,為了在全世界範圍內確保國家競爭力,我們需要轉換國家經營的架構。我們的未來,就在「分權型」之中。城市競爭力、國家競爭力的命運都係在「真正地方自治」的路上,同時,嶄新的成長動力也係在相生與自治的路上。

    如果市民幸福,城市就會變得幸福。如果城市幸福,國家也會變得幸福。我們該記住這個簡單明了的真理。

    希望本次專題研討會,可以成為開啟分權型國家經營之路、真正地方自治之路的出發點。我希望,迎來民選自治20年的2015年可以成為實現歷史性轉變的一年。在條這路上,首爾將與大家同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