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4] 市長演講文

A A
  • 為可持續和平 「惡性循環轉變為良性循環」

  • SMG 823
    image_pdfimage_print

    美國外交協會(CFR,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座談會主題發言

    日期 2014年9月25日 地點 美國外交協會

    斯科特斯奈德所長、美國外交協會職員(CFR Staffs),各位貴賓!今天我能夠站在這裡,非常榮幸。美國外交協會邀請我發表演講,我由衷地感謝。

    我今天以大韓民國首都首爾市市長身份,參加這次活動。我在當選首爾市長之前,20多年在公民團體為人權、民主主義以及改善人們的生活水平做出不懈努力。當選首爾市長之後,因為致力於市政,所以在外交、安保、韓朝問題上幾乎沒有機會積極發表看法。

    如今世界已進入了全球化時代,外交明明不再是中央政府的專利。地方政府的公共外交,尤其是,如同首爾的首都城市之公共外交逐步受到重視。安保也不例外。

    尤其,從休戰線到首爾的距離僅為40km,對首爾公民而言,安保可謂是關鍵問題。我是首爾市綜合防偽協議會議長,也擁有災難宣布權利。不言而喻外交、安保、韓朝關係的改善及和平與1千首爾公民的幸福息息相關。首先,我當過去從事非政府組織(NGO)活動和現在負責首爾市政時,一直在強調政府和民間的協力治理(Collaborative Governance)。

    我認為,在外交、安保、統一領域也需要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民間組織之間的協力治理。

    舉幾個例子,韓日關係最差的7月份,我邀請了日本東京都知事。透過這一會見,我們不僅對加強兩個城市之間交流合作達成協議,而且獲得改善日益惡化的兩國關係的契機。此外,4月份與北京市長會晤,就討論改善東北亞大氣質量等共同關注的問題,締結互相合作協議書。我作為全球化城市首爾的市長,為讓世界各國城市公民獲得滿足,會加強公共外交活動。

    除了公共外交以外,也在改善韓朝關係問題上,地方政府的角色至關重要。考慮到地方政府和非政府組織在德國的統一過程當中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韓國地方政府也在韓朝交流合作事業上,將要扮演主導角色。如果得到中央政府的許可,我就將平壤作為夥伴,會展開多種交流合作事業。

    德國統一之前,正如東西德62個城市締結姐妹城市,共有700多個城市希望建立姐妹城市關係,我相信,地方政府之間展開廣泛交流與合作,將對朝鮮半島走向和平穩定之路會做出很大的貢獻。

    2011年,我就任首爾市長之後,立刻建議重新開始首爾和平壤之間中斷已久的足球比賽,並首爾市交響樂團和平壤市響的演奏交流等體育和文化交流合作事業。此外,我還建議共同歷史研究、城市計劃合作、以開城工業區為模式的經濟合作事業等多種交流合作事業。我希望,透過這些努力首爾和平壤將能結為姐妹城市。

    第二,外交、安保、統一的價值和目的均在於維護人的尊嚴性,這就是韓美同盟的根源,同時韓美同盟的結實。

    當我上在首爾大學1年級時,反對獨裁統治而被捕入獄,開除了學籍。1983年起從事人權律師。我為根除拷問,並創新侵害人權的國家保安法,竭盡全力。這是因為我相信,捍衛人權和人的尊嚴就是國家責任的重中之重。我從小時候學習美國的民主主義,它成為了我的實踐和行動的根據。

    大韓民國的憲法確保,「所有公民作為人擁有應有的價值和尊嚴,以及追求幸福的權利。」,並「國家有責任確認和確保個人擁有基本而並不可侵犯的人權」。同樣,美國獨立宣言說:「人皆生而平等,享有造物主賦予給他們的不可剝奪的權利,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政府存在的宗旨就在於確保這些權利。」 大韓民國是民主國家。美國是歷史悠久的民主國家。韓國和美國都將人權和人的尊嚴性視為國家的核心價值。這也是人類的普遍價值。我認為,韓國和美國共享的這些價值,是在任何外部威脅之下能夠維持韓美同盟的最有力的紐帶。韓美同盟並不是一夜之間形成的,而不會一朝被打破。我深信,韓美兩國一直能夠秉持堅固的關係,這得益於共享這些同樣的價值。

    第三,為有效地進行外交、安保、統一事業,要及時應對變化,思考和行動方針要具有現實性、實用性和戰略性。 亞洲正在處於急劇變化、動蕩時期。中國擴大軍事力量,美國將中心軸移到亞洲地區並重新維持均衡,日本也在加強軍事力量。此外,朝鮮開發核武器,加大彈道導彈能力,並韓國還在研究對朝鮮核武器和彈道導彈的應對戰略。這些不確定性和戰略不信讓東亞地區的安保問題陷入泥淖。

    在多邊合作機制仍脆弱的東亞地區,為中斷歷史的惡性循環而營造良性循環,要加深了解現實的本質。在不信中營造信賴的紐帶,還在絕望中尋找希望的根據,最終要建立新體制。

    最近,我欣賞到兩篇電影關於我很尊敬的、政治家的榜樣林肯總統。一個是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的 劇情片「刺殺林肯(Killing Lincoln)」,另外是 斯蒂芬•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電影「林肯(Lincoln)」。透過這兩篇電影,我發現林肯在人家懷有憎恨和偏見的現實下,為了通過廢除奴隸販賣法案(SlaveTradeAct),適合利用人際關係。林肯不僅不停留在理想主義,也不陷入冒險主義。它追求理想,同時將兩腳牢牢地紮根在現實,向前一步一步走,就解決了左右國家命運的課題

    韓國有實學的傳統。它的核心就是「實事求是」。也就是說,在現實裡有真理和解決方案。強有力的國防體制和韓美同盟是朝鮮半島安保的核心。以這些現實為基礎,我們要向前邁出一步。抱著朝鮮、朝鮮半島、東亞地區的良好變化前景,尋找變化的種子,就把它培養全力以赴。只有這樣,才能在朝鮮半島和東亞地區迎來可持續和平合作的浪潮。

    第四,為維持政策的一貫性和獲得信賴,領導人和國民都要做出努力。目前,韓日關係的最大問題是對待歷史的日本的態度和立場。除非日本正視歷史,並深切反省侵略歷史,否則難以得到信賴。

    對韓朝關係來說,除了開城工業區以外,都陷入僵局。為了打破僵局,韓朝兩個領導人致力於履行過去協議的項目。信賴始於我們遵守協議的每環節,並保持一貫性地政策。這樣才能防止韓朝關係惡化。

    大部分的人認為德國的統一一蹴而就。不過我不以為然。眾所周知,社民黨威利•布蘭特(Willy Brandt)總理實施東方政策,與東德不斷進行人力和物力交流。還有政權變為基督教民主黨之後,也西德對東德一直保持以前政府的東方政策。即使政權轉變也堅定不移地推進一貫的政策,並透過交流和合作積累的信賴,東西德經過「事實上的統一」就能實現了「法律上的統一」。

    信賴是國家的根本,也是外交的氧氣。為獲得信賴,除政府外,國民的角色非常重要。問題是誰主導積累信賴的過程。一般來講,由有力量和自信的一方自然而然地主導一切。我認為,比朝鮮更優越的韓國,以及世界最強國美國,就積極伸手主導信賴進程,要將朝鮮牽引到變化之路。只有這樣,韓國和美國在朝鮮半島無核化、和平體制及韓朝統一方面,才能做出主導角色。女士們,先生們,西方俗話說,「曬草要趁太陽好」。德國在「1990年代初」很好的時期實現了統一。如果在目前的歐洲情況下,東西德就不會實現統一。

    明年將迎來韓朝分裂70週年。由於很久的分裂情況,韓朝的同質性下降,差異性卻日益深化。回顧韓國歷史,一直存在適時。讓我們趕快提醒,改善韓朝關係,並實現統一的時間不太多。我很害怕,錯過機會,朝鮮半島就會被捲入東北亞糾紛,以分裂的狀態逐步衰退。縱觀歷史,朝鮮半島的戰爭是東北亞的戰爭,朝鮮半島的分裂就是東北亞的分裂。還有,朝鮮半島的和平是東北亞的和平,朝鮮半島的繁榮也就是東北亞的繁榮。現在韓美的關係管然很好,不過對實現和平統一的韓朝來說,美國也依然成為很好的朋友。維護人的尊嚴,民主主義開花結果的富強、發揮中堅力量的統一韓國,給東北亞與全世界會帶來祝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