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5] 市長演講文

A A
  • 東北亞和平繁榮之夢, 與BeSeTo同行,就會成為現實

  • SMG 200
    image_pdfimage_print

    2015全球輿論界人士會議主體演講

    日期 2015年3月4日 | 場所 首爾樂天飯店

    大家好,很高興見到大家。感謝能獲邀參加此次2015全球輿論界人士會議。感謝從世界各國來訪首爾的200多位輿論界人士,同時感謝為了此次活動順利舉辦而不辭辛苦的韓美兩國代表輿論媒體「世界日報」、「華盛頓時報」相關人士。希望此次活動能夠成為思考首爾未來以及東北亞明天的好機會。

    大約是20年前,也就是1995年5月的事情。在首爾中區CECIL餐廳,曾發生過一件非常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代表韓日兩國5萬5千名在職輿論界人士的兩國輿論工會,簽訂了旨在為了形成兩國的合作關係並維持東北亞和平穩定而努力的共同宣言。

    在同一時期,還舉辦了「紀念解放50週年韓日輿論界人士專題研討會」。為此,130多位日本輿論界人士訪韓,在兩國共計300多位輿論界人士的參與下,大家進行了超越國家、當局的理念界限,旨在為東北亞和平與民主主義的擴大而合作的意見交換與蒐集。

    但是,如果對這個利害關係相對超然的輿論界人士、市民社會以及地方政府能夠站出來的話,我想,勢必可以開拓出一條不同以往的路。在那個連言論自由根基都不穩的時代,就曾有為了開創新社會而努力的輿論界人士們。我認為,這樣的試圖成為了東北亞和平繁榮的基石與橋樑。並且,今天我就是站在這樣的一條前任鋪設的路上,與大家探討這「城市」與「城市外交」話題的。

    正如我一直強調的一樣,我覺得,除了國家間的公示外交之外,「當地對當地(Local to Local)」、「人民對人民(People to People)」的外交也非常重要。我堅信,「人與人」、「地區與地區」、「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合作與交流,將成為打開嶄新明天的重要鑰匙。

    諸位,當今世界正在以飛快的速度進行著「城市化」。今天,全世界人口中有一半,生活在城市之中,預計到2050年,70%的人類將生活在城市裡。並且,預計到2020年,將會新出現12個人口在1000萬以上的巨型城市。即使是現在,人們也在為了更好的生活而擁向城市。這樣,城市就成為了多樣化未來的樞紐,也成為了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明的誕生之地。

    但是,有光就有影。城市成功的背後,卻原封不動的留下了各種人類需要直面的困難。貧困與公害、環境與能源、就業與貧富差距、居住、交通、生活安全,面對這些人類須直面的難題,城市不解決是不可以的。

    我尊敬的一位學者,曾說過這樣的話——「總統講原則,市長撿垃圾」,我每天都在撿著垃圾。也就是說,我每天都得在市民生活的現場,做具體的事情。解開這些難題的唯一的方法是什麼呢?

    我覺得是協作。我通過我的生活體驗到了,比起競爭,「協作的力量更大」。另外,在人類史的每個重大場合,「協作」都展現過巨大的力量。作為實例,拿我們所面臨的迫切問題之一——環境問題,來給大家講一講如何呢?

    在即將到來的4月,在首爾將召開由86個國家、1000多個會員城市參加的ICLEI全球總會。我覺得,現在人類直面的最大問題就是環境問題,因為有這樣的問題,通過包含這座叫做首爾的城市在內的,所有會員國城市之間的協作,來找尋環境問題的對策,是這種意志的明確的表現。

    通過此次總會,我希望,我們可以找到進一步的實踐方案。首爾和北京,已經就氣候大氣問題進行著強化合作。去年9月,在紐約,首爾曾與北京、東京等13個城市的代表聚在一起,制定了各城市大氣污染減排目標,並達成了在未來共同應對相關問題的決議。

    大家可以透過雙虎,看看兩邊的遠處。是不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首爾的山?那邊……有北漢山、北嶽山、仁王山,還有南山與冠嶽山。雖然今天的天氣很好,但是到了春天,時常有被中國湧來的黃沙、灰塵染灰首爾天空的日子。這就不是首爾獨自能解決的問題了。所以,首爾準備了這樣的場合,邀請亞洲13個城市,來共同制定了具體的減排目標。

    另外,上個月我還訪問了日本。與包括舛添要一東京都知事在內的日本知名人士一同,就包含城市安全在內的,我們所直面的多樣問題,一同制定了兩市間善意的目標,並進行了集思廣益。當然,目前東北亞地區的政局,正處在一個很大的難關之中。過往歷史的墻、經濟領域的墻、國際政局的墻等等這樣的「墻」,導致了難關的產生。

    但是,今天來自世界各地的諸位記者,我覺得,我們的「BeSeTo」,飽含北京、首爾、東京這三座城市市民的力量與共同的夢想。比起別的,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市民們有直視現實,反思過去,一同創建未來共同繁榮夢想的明確的理由。這是因為,我們都了解,「人與人」、「城市與城市」之間的交流、協作的力量,才是給予我們生存與幸福生活承諾的實踐性對策,這些,都是歷史教會我們的。

    讓我們來回顧一下歷史如何?這是關於歐洲的一段歷史。在過去的歲月,歐洲經歷了百年戰爭、玫瑰戰爭、二戰等戰火連綿的歷史。在距今最近的二戰中,法國與德國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對敵對國。雖然解開這糾葛的是政治家們,但是相互和解,並將之變為現實的,卻是兩個國家的國民。法國前外交部長羅貝爾·舒曼,與外交官讓·莫內,開闢了和解之路,之後行政負責準備實質性的實踐方案,而市民們則負責協商與正式的付諸行動。

    先是誕生了共同生產、管理當時核心資源——煤炭與鋼鐵的機構,這個機構最終在1951年4月成為歐洲煤炭鋼鐵共同體。這樣形成的資源共同管理組織——歐洲煤炭鋼鐵共同體,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超越國境、超越主權的共同體——歐盟的前身。以經濟協作為開端,在交通、環境等多樣的社會領域合作,最終形成了歷史和解的大潮流。並且,在最後還結成了歐盟這樣碩大的果實。

    諸位,難道我們就做不到嗎?在亞洲,這就是不可能的事嗎?「BeSeTo」難道開啟不了東北亞和平繁榮之路嗎?如果這一切都是可能的話,又該如何才能匯聚市民的力量,開創這條路呢?我希望可以從今天在座諸位的身上,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諸位輿論界人士。輿論,可以培養市民的力量,市民的力量也可以培養輿論媒體。當首爾市長,讓我體會到了只是市長自己的話,是什麼事都做不了的。市長需要市民的協助。若要得到市民的力量、市民的協助,須先得到輿論界人士的大力支持,這個事實,我已經領會了很久了。諸位輿論界人士,希望大家能夠齊心協力。三國輿論以如何的視角看待BeSeTo聯合的重要性、交流合作的成果,是夢想能否成為現實的重要鑰匙。我覺得,只靠三國的國民和輿論是無法完成這一切的。「華盛頓時報」,以及其他全球性媒體的幫助是非常必要的。輿論媒體的協作,是達成這樣夢想的非非常具有決定性的變數。

    我曾在2004年,花了3個月的時間,訪問過統一後的德國。那時我的結論與今天是一樣的。在德國統一的過程中,廣播媒體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在分裂的狀態下,通過跨國境的廣播,讓對方國家可以收聽,這一點,是東德國民對新變化產生期盼的最根本原因。無法想象的是,事實上,從德國分裂開始的那天,到統一的那天為止,西德一直持續的進行著廣播。這樣的努力累積下來,就成為了東西德的統一。諸位的力量,必將成為超越國境、並將BeSeTo匯聚、編織為一一體的最強力的手段、媒體與平台。

    再回到20年前,回望首爾中區的CECIL餐廳。那時,輿論環境很差,東北亞的緊張關係也未改善,代表韓國-日本在職輿論界人士的兩國媒體工會卻能會面,為了兩國合作關係的發展與東北亞的和平穩定而發表共同宣言。自那時起,就為這一切種下了良好的種子。

    所以現在,我們有做不了的理由嗎?我堅信,我們東北亞的「BeSeTo」終將達成。因為我相信,我們相互連接的如此緊密,又處在如此需要對方的境地。為了可持續發展的未來之路,為了能源與環境之路,為了解決共同面對的城市問題為未來就業而準備之路,在這條路上,如果我們群策群力、齊心協力的話,我堅信,我們一定可以書寫一篇嶄新的歷史,開創一條前所未有的嶄新未來之路。進一步,我們將會實現東北亞和平繁榮的夢想,乃至全世界的和平。我覺得,這就是「世界日報」與「華盛頓時報」將會擁有的夢想的未來。

    首爾市,將盡全力為你們助力。若能開放城市間外交、合作力量的花,實現「BeSeTo」三個城市的市民一同擁有的夢想,鑄就東北亞的和平繁榮,乃至成為全世界典範的話,我們沒有理由不拼盡全力。諸位輿論界人士,請大家一起努力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