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之告首爾市民書——再次面臨重要關頭!

– 客觀認知目前狀況並為第二次大流行做準備 –

(時間:2020年6月22日(週一)11:00)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之首爾市現況〉
首先將從首爾市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應對情況開始說明。

至6月22日10時止,首爾新增確診病例爲8名,確診病例的發生主要以上門推銷企業RICHWAY和道峰區療養設施爲中心。此外,上週五起,另一家上門推銷企業——大自然韓國 又發生了確診病例,遂對此啓動了迅速應對班。確診病例共有7名,其中居住在首爾的有3名。現已針對131名實施全數檢查及居家隔離,目前尚未出現新增確診病例。

過去兩週內,每天確診病例約有20名左右,雖然已有減少,但最近頻發的零星小規模集體感染仍在持續,情況尚不樂觀。

一直以來,首爾市格外嚴格把控,以確保老年確診病例不再增加,並爲守護醫院和療養設施而竭盡全力。儘管如此,在過去的一個月裡,60歲以上的高齡確診病例增加了10倍以上,導致重症患者的比例增加,死亡病例也增加了2名。此外,無法得知感染途徑的患者比例亦超過了10%。

而從6月2日起至今,高齡確診病例尤其持續增加之處就是上門推銷企業RICHWAY。截至目前,所有相關確診病例已增加至196名(首爾市111名)。RICHWAY所引發的感染已經擴散至移民休息區、呼叫中心、不動產公司、教會、外語培訓機構等處,更擴散至首都圈以外的地區。

其實,我今天站在這裡並不是爲了說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一般情況。今天我懷著異常沉重的心情站在這裡,是為了向各為市民報告十分特別而且重大的事項。

過去5個月裡,我們同心協力對抗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嚴冬開始的戰爭持續到春天,轉眼已到炎熱的夏季。經過又長又黑的隧道後,迎來的就是希望,我們一直如此相信著。但現在首爾的情況卻不是如此。不能送上希望之辭,我也深感痛心。

雖然深感愧疚,但我認為客觀冷靜地向市民說明當前的情況,並一起探討未來應該怎麼做,尋求解決之道,我們才有辦法戰勝這場艱辛的戰爭。

我們再次面臨了重要關頭

我們尚未抵達漫長隧道的盡頭。反倒是長期戰和第二次大流行的不好徵兆在首爾和首都圈四處醞釀。繼梨泰院夜店相關集體感染擴散和影響,物流中心、上門推銷企業、小型宗教聚會等在首都圈各地零星發生的N次感染正在增加,「沉默的傳播者」亦在增加。首都圈引爆的火花正在促成大田地區等的集體感染。

首爾一旦失守,整個韓國都會陷入危機。首都圈一旦淪陷,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將化為烏有。首爾市認知到目前的嚴峻情勢,並密切關注是否更大的危機正在席捲而來,同時,以多名專家的意見為基礎,絞盡腦汁只為尋找可遏制第二次大流行並減少損失的方案。

首爾市詳細評估各種情況後,我們得出如下結論:自即日起,若首爾市三天內之每日平均新確診病例超過30人,或是病床使用率達70%等足以造成公共醫療體系負擔的程度時,我們不得不重新實施先前的保持社會性距離政策。

〈首爾感受到的危險因素和第二次流行的可能性〉
考慮到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性傳染力,若現在不根絕零星的集體感染,則第二次大流行隨時有可能爆發。當初傳染病專家們預測該時期可能是2020年秋季,但依目前趨勢,很有可能提前至7月。

事實上,以最近韓國國內的數據爲基礎,採用擴散模型來預測今後的情況,其結果令人震驚。據傳染病專家們的研究,在梨泰院夜店集體感染發生前,全韓國平均「傳染再生指數(R)」,即一名確診者感染其他人的人數是0.58,也就是說每兩名確診患者感染一人。但從4月30日至6月11日,全韓國的平均R數值已激增至1.79。雖然現在增幅已趨緩,但如果R數值一直維持10天前的水準,則一個月後的每日確診病例預計將達到800多名。以此看來,現在距離第二次大流行就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

最近的大衆交通使用現況和首爾市的生活人口數據分析結果也促使我們更加警惕。在肺炎擴散到達巔峰時實施「暫停」(3月2日)政策後,上班時間的公車和地鐵乘客數相較於2019年同期降低37.5%,是有史以來的最大降幅,顯示忌諱近距離接觸的市民儘量不搭乘大衆交通工具。

但是進入6月以後,乘客數與2019年同期相比只減少了18%,搭乘大衆交通的乘客數正在增加。依此趨勢發展,預計7月時將恢復至歷年水準。

此外,首爾市和KT對基於公共和通信數據估算的「首爾市生活人口」進行了分析,其結果顯示:鐘路、驛三洞、汝矣島、三成洞等主要人口密集地區的生活人口與平時相比,在《保持社會性距離》時期減少為78.1%,而5月轉換為《在生活中保持距離》後則最高增至85.4%。

這些都是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長期化帶給市民的疲勞感、恢復此前一直無法進行的社會活動和聚會、民生經濟的困難加劇、季節變化導致戶外活動增加等原因,使得市民踐行「保持社會性距離」的意志越來越薄弱的結果。加上學生們陸續開始上學、開學,《在生活中保持距離》的實踐也日漸鬆懈。

問題是包含首爾在內的首都圈有一半的韓國人口在此生活,人口密度也較高。也因此新型冠狀病毒最喜愛的條件——密閉、密切、密集狀況和場所隨處可見,危險程度極高。

更讓人擔心的是,第二次大流行來臨時,我們的醫療防疫能力將達到難以承受的水準。從2020年1月底持續工作至今的醫療防疫團隊,其疲勞感也已經到了極限。如果又與秋季和冬季之流感流行期重疊,將無法排除目前醫療防疫體系崩潰的最壞情況。

我們也目睹了紐約等全球先進的大城市也因醫療人力和病床等醫療能力跟不上傳染病擴散速度,導致確診的重症病患在家中死亡的悲劇。在2,500多萬人口集中的韓國首都圈,無法保證這種情況不會發生。那時的情況又會與大邱、慶尚北道曾經歷的感染爆發狀況有所不同。因為首都圈的醫療系統最為集中,這裡一旦失守,可能導致全韓國淪陷。

此外,流感(influenza)的致命率雖然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為低,但其對嬰幼兒、青少年等人群致命率非常高,這點不同於對老年人、基礎疾病患者等的致命率較高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從這一點來看,流感很有可能成為另一種危險因素。考量到其每年估計10億名的傳染力和症狀相似性等,從現在開始就必須徹底做好準備。

另一個不祥的徵兆就是全球各地的情況。

在世界各國解除封鎖措施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新確診病例再度激增。6月19日,新確診病例超18萬名,創下了新紀錄。

美國一天的確診病例再次突破3萬名,巴西和印度連日來的新增病例也達到史上最高水準。中南美地區在短短20天內,確診病例就從100萬人增至200萬人,增加了一倍之多。一天內新確診病例超過1千名的國家也有20個。甚至連已實際宣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結束(6月8日)的紐西蘭也再次出現了9名確診病例。其實,在沒有治療劑和疫苗的情況下,任何國家都無法期待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徹底結束。

這同時也警告著境外流入隨時都有可能再度引發流行。我們有必要嚴肅看待這樣的嚴峻形勢。

〈應對第二次大流行的首爾市準備狀況〉
現在起將介紹首爾市應對第二次大流行的計劃。

首先將強化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應對初期就十分著重實施的①檢查·確診→②流行病學·追蹤→③隔離·治療,即3T(Test-Trace-Treat)體系。

第一,將透過大規模的提前檢查來強化監控體系。爲提前阻斷肺炎的沉默擴散,首爾市首次在地方自治團體中大規模實施「提前檢查」。首爾市先針對宿舍內6,597名學生和教職員、英語幼稚園講師等436名進行了提前檢查,經確認,全部呈陰性。

此外,爲了在全韓國首次對一般市民進行提前檢查,先是公開招募了1,000人,消息發布第一天就完成招募,由此可見市民們對此熱切的關注。第一階段檢查從15日開始,共檢查了424人,所幸結果都呈陰性。第二階將反映市民的關注和參與度,發掘高危險群及死角地帶,如療養設施、露宿者、棚戶區居民、無資格居留之外國人等,全面實施提前檢查。

第二,將加強負責傳染病應對和研究之組織和追蹤管理能力,並於7月新設流行病學調查室、防疫管理組和傳染病研究中心。

此外,目前首都圈內的小規模集體感染正在全方位擴散,追蹤速度遠不及擴散速度。首爾市計劃大幅增設流行病學調查要員,以便在出現確診病例時專業且迅速地追蹤其動線,藉此強化追蹤管理能力。

第三,將建立各階段應對體系,以防止大規模集體感染導致的醫療空白。

特別是,隨著高齡確診病例攀升,首爾市將盡全力確保重症患者的病床。為此,我們將與大韓重症患者醫學會、首爾市緊急醫療支援團攜手構建重症患者診療體系。爲應對首都圈發生的大範圍地區感染,首爾、京畿、仁川3個廣域地方自治團體和中央政府亦將持續維持合作支援體系,藉此研擬共同治療和病床營運方案。

與此同時,首爾市將為無症狀、輕症患者擴大營運生活治療中心及居家隔離設施。

〈有責任感的市民行動——保持社會性距離〉
今天,我們介紹了重新實施「保持社會性距離」的條件。雖然目前處於「 在生活中保持距離」階段,但從現在起,希望各位市民能抱持著相當於「保持社會性距離」規範的警覺心和自制心。因爲在目前尚無治療劑和疫苗的情況下,「保持社會性距離」是我們面對這種兇險狡猾病毒最有力且最具效果的方法。

因此,市民們也應調整鬆懈的心態,將「保持距離」生活化。尤其戴口罩是生活防疫的基本,也是義務。也希望各位積極阻絕可能誘發「三密」情況的所有狀況,盡可能避免利用室內體育設施、聚會或聚餐、各種活動和大會、出現密切接觸的小規模宗教聚會等行為。

但僅有首爾市重新實施「更嚴格地保持社會性距離」可能無法產生太大的效果。首爾市將與中央政府、京畿和仁川密切進行協商,同時積極關注疫情狀況。此外,學生的上學和開學也十分重要,首爾市將持續與教育部及教育廳進行密切的協商。

〈結語〉
首爾市的防疫戰略是強化「3T」,即檢查-追蹤-治療(Test-Trace-Treat),同時遏制「3密」,即密閉-密集-密切。而這項戰略的成敗取決於各位市民的參與。再次重申,日後情況若比現在更加惡化,首爾市將率先全面實施「保持社會性距離」。

2020年3月初由首爾市發起的「暫停」運動,其宗旨雖是期待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能夠早日終結,但現在發現新型冠狀病毒遠比我們所想的還要頑強。防疫一旦鬆懈,其後果可能就不是「暫時」,而是會出現比過去所經歷的更為嚴重的「長期停滯」狀況。到目前爲止,我們都做得很好,K-防疫獲得了全球所有國家的讚譽,我們是不是該將這一美名維持到最後?上半場守備得再好,下半場卻大失分,不就是前功盡棄了嗎?

首爾市懇請各位市民理解當前的嚴峻情勢,將自身作爲防疫主體,貢獻出一己之力。首爾市將總是站在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戰爭的最前線,市民朋友始終是首爾市最有效的疫苗。

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