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2015] 市長演講文

A A
  • 我們居住地未來的方向值得探討

  • SMG 246
    image_pdfimage_print

    卡爾·波蘭尼研究所亞洲分部(卡爾·波蘭尼社會經濟研究所)開幕典禮

    日期 2015年 4月 24日 | 地點 首爾創新園區

    各位嘉賓大家好,首先為慶祝卡爾·波蘭尼社會經濟研究所亞洲分部開幕,遠道而來的康考迪亞大學Alan Shepard校長與Kari Polanyi Levitt教授在此致上謝意。以及雖然今天無法共同出席,但為引進研究所而付出努力的Marguerite Mendell教授、宋京勇準備委員長、鄭泰仁所長等人致上謝意,除此之外也對各位內外賓客致上謝意。

    各位,今天是極其意義深遠、歷史性的一天,「卡爾·波蘭尼研究所」選擇大韓民國的首都首爾設立亞洲第一個分部。事實上「卡爾·波蘭尼」這個名字包含我,對許多人而言原本是陌生的名字,但是在波蘭尼辭世50年後,為何在大韓民國首爾又再度出現了呢?我想是因為夢想創造「嶄新社會」、「嶄新文明」的渴望把卡爾·波蘭尼喚來首爾。

    卡爾·波蘭尼研究所會設立在有坎坷現代史、經歷過無數災難的大韓民國首爾,我想絕對不是偶然。我們現在承擔的是極其嚴峻且重大的挑戰與課題,貧富差距與不平等社會正義問題,阻礙統一的道路,少子化與高齡化,氣候環境的問題正威脅著我們的未來。

    首先是過去1年韓國社會掉入極度混沌的泥沼之中,依我判斷前往新未來的道路寸步難行。我們一直以來那麼崇信以及盲目相信過的,概括來說是現代化與速度戰的經濟成長停滯了,以及「世越號船難」最終也是因為這種複合性因素而導致發生。不顧一切向前奔跑,比起任何人都要更快抵達的產業化與民主化的成就,在「世越號船難」確實導致了無力與無恥的結果。這對於新社會而言也可說是反省與想像力的缺乏所導致的結果。「所謂危機是老舊的逐漸凋零,新的卻尚未誕生的情況」安東尼奧·葛蘭西說過的這句話浮現在我眼前。我們現在無法不想起這句話的原因是我們正面臨在面臨真正的危機之中,因為取代老舊的、換掉老舊的,新的卻尚未醞釀的這個事實同時也是現實。

    這並不是只有韓國與首爾才有的問題,同時是北京、東京一同面臨的問題,也是亞洲發展中國家的都市共有的問題。

    「危機是機會的另一個名字」,因此我想我們應該要將這危機昇華為走向新社會、新文明的「大轉型」。卡爾·波蘭尼向我們提出的是新想像力以及新社會發展模式的主題。「自由是真正和諧的基礎」、「人們絕對無法屬於市場或商品」、「經濟不會服從與跟隨社會和人們,且為了能讓社會與人們前進需要管制與指導」如此強調過。「透過『嵌入性(Embeddedness)』的概念,經濟之所以應該要在與社會的關係之中接近並理解,是因為經濟也嵌入在社會中」如此極力陳述過。

    這是對人們自由意志的根深蒂固的信念、共同體的合作以及對於年代的信任所帶來的洞察。我相信因為有對於共存與互相幫扶、互惠的人類的信任,才可能有這種省思。

    現在是我們為了「大轉型」要用巨大的勇氣,為了即將到來的新共同體展開新想像力的時候了。

    卡爾·波蘭尼研究所亞洲分部,首爾將豎立在它的中心,首爾已經開始了第一步。市民的政治參與以及革新,這兩項將成為首爾飛翔的翅膀。這全體複合體將成為社會革新的前進基地與樞紐,將會有許多國際機構進駐且將會有許多夢想新社會的人們再度甦醒。

    共享經濟、社會經濟、合作社、社區共同體運動的重心都會在此入駐。這會成為新社會、首爾、前往未來的重要據點以及開端。

    全球社會經濟論壇(GSEF)的啟航也是極為密切相關。舉辦創立大會以及作為第一個議長都市出發,是夢想著新社會經濟模式的首爾的夢與目標的延續。

    我們的計劃以及抱負是在市政所有的領域導入社會經濟方式,提出「首爾型社會經濟發展模式」並為市民生活帶來新的變化。2020年為止要提高地區生產總值(GRDP)中社會經濟比重至7%的決心與行動,也將成為前往該目標、展望的重要里程碑。將發表的全球社會經濟首都、互助合作首都這個夢想,正是首爾的藍圖。

    新的道路往往佈滿荊棘與挑戰,但如果不是孤軍奮戰而是我們一同前行的道路的話,我相信一定能達成那個夢想以及目標,首爾市將與卡爾·波蘭尼研究所一同往前邁進。不辭千里前來參與的校長及教授,還有朴振道理事長和各位成員在此再次致上感謝。今後首爾市將與各位一同前行,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