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2015] 市長演講文

A A
  • 將都市變得健康與富饒的都市再生

  • SMG 303
    image_pdfimage_print

    將都市與行政歸還給人民

    「首爾站 7017 計劃」記者說明會

    日期 2015年 1月 29日 | 地點 首爾市廳 簡報室

    大家好,今天要跟各位記者談的是在全世界都市中對於都市的財富與健康、持續可能性提供解答的都市再生,在這其中也要跟各位談到將成為首爾都市再生開端的「首爾站7017計劃」,以及為了一同實現而與我們社會更多領域、成員們開始更積極溝通。

    我在之前民選第6期首爾市長選舉中,曾提出「都市再生」是我們首爾應該前進的方向。我向各位承諾過首爾高架橋將會重生為首爾都市再生的象徵,同時也從「車輛的道路」變成「人的道路」,以及從「只是經過的空間」變成市民們「逗留的空間」。

    今天在這個場合將向各位記者具體說明這段期間的討論經過、現在苦惱所在、與市民們一同描繪的未來。希望大家勇於提出建言,來完成與各位一起打造的「首爾站7017計劃」。

    我們已經苦惱許久,如何以首爾站為中心活化周遭地區,特別是從2006年關於首爾高架橋的爭議就已經開始了。45年來與首爾市民一同經歷榮辱的首爾高架橋急遽地老化,在2006年12月安全性評價結果為D級因而決定拆除,且在2008年也決定了開發連結北部地鐵生活圈,並設置替代橋梁與訂定拆除時機。在2014年1月發生地板混凝土掉落事件,因此被提出安全性的嚴重問題。首爾高架橋的壽命已盡了。在討論早期拆除問題的同時,老問題再度被提起,只有拆除才是唯一的答案嗎?不能像其他世界有名的都市一樣嘗試都市再生嗎?這段期間經過結構安全性與設計、工程效益分析等專家討論結果,判定為再生是可行的。如前面所言我採用首爾高架橋再活用方案為民選第6期公約,已納入市政營運四年計畫,且2014年9月在都市再生代表性典範的紐約空中鐵道公園(The High Line Park),也曾向各位記者及市民提過首爾高架橋再活用方案。

    在首爾站高架橋的活用方案討論過程中市民及輿論提出的憂慮,特別是南大門市場商人們以及中林洞、會賢洞等周邊地區居民的憂慮我們都了解。目前為止為了一同尋求方案,我們展開了與南大門市場商人以及周邊地區居民們的面談、市民討論會、專家論壇、工程說明會、召開構想募集等各種努力。當然也遇到過許多困難,之前的專家論壇因為反對市民的強烈抗議而取消了。但是首爾市以此為經驗了解到更慎重聆聽這些反對意見極為重要,了解到徹底聆聽立場不同的多樣化意見是能夠找到解答的最佳方法,因為這樣找出的答案可以確保行政的效率性與持續性。

    我們持續進行與相關區議員、區廳長、市議員以及直接關係到生計的南大門市場商人們、周邊地區居民的面談,往後也會繼續聆聽下去。我們以這段期間溝通的結果為基礎歸納了爭議事項,許多人提出了溝通的問題以及交通、安全性問題等各種憂慮,但其中溝通不足被指謫為最大的問題點。我在此答應各位會虛心接受關於溝通不足的指謫與批判,以及將會更為用心聆聽各位的心聲。舉例來說,我在與中區區廳長崔昌植一同進行新年迎日活動那天,吃完年糕湯後與中區廳的其他人一同舉行了集中討論的集會,我們還會繼續會面以及持續為各位彙報及商議。

    往後將更強化以市民為中心的溝通,將會營運地區居民、市民、專家、相關區廳一同參與的開放決策體系「市民委員會」以及籌畫量身訂做的替代方案。特別是苦惱高架橋再活用的市民社會、青年網路組織「高架橋散步團」,計畫並參與了首爾站高架橋的市民開放活動與構想募集;以及主導與鄰近屋主的協議等,期望能夠在產生並分享、擴散市民主導的案例上扮演重要角色。另外也將實施由高架橋論壇與高架橋報告、高架橋聚會所連結成的有系統的計劃。我相信市民們對於首爾站高架橋的喜愛與關心度越高,就會向我們分享越多的事情。我們將建立市民主導型、市民參與型模式,在南大門市場、會賢洞等地將分地區營運現場市長室,並且我將親自前往參與政策討論會、市民討論大會等聽取各階層的意見,將於2015年5月再次發表具體計畫,也會與專家們一同溝通。為了具體化的設計將透過國際設計懸賞,募集國內外知名專家的構想作為草稿使用。

    如各位剛才所見,國際設計懸賞也包含了國內知名建築家們、專家們。像這樣許多人對於首爾站高架橋有多樣化的意見,且事實上也有一部分反對的人。現在要跟各位談的是為何儘管如此也必須再活用首爾站高架橋,這在首爾裡、對於首爾市民的生活具有什麼意義,以及將如何重新誕生。

    現在全世界都市正走向都市再生與以人為中心的時代,換句話說全世界正轉換都市模式當中,正從Megacity轉變為Metacity,因為沒有歷史記憶的美麗無法存在。

    首爾應該要從開發轉換為再生,現在是需要保存記憶的時代,應該從單純的裝設地標思維跳脫出來,透過年代共有的價值要用更好的生活與都市附加價值來連結。世界許多都市對於老舊或沒落的既有設施不是拆除而是再活用,從既有物質為主的都市開發跳脫出來,改為追求可持續且為人思考的都市再生。

    紐約的空中鐵道公園將封鎖的都市鐵道變為公園再活用,使得周邊商圈變繁榮。法國的帕隆大道(Promenade du Paillon)計劃也是將鐵道的三分之一留下打造為步行道。將地下廢棄空間打造為地下公園的紐約地底公園(Lowline Park)也是,雖然尚未完工但可確信的是將會重生為紐約的新觀光景點、生活景點。還有將廢棄鐵路再生為線形公園的費城走讀鐵路廊道(Philadelphia Reading Viaduct)也是,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案例。

    專家們普遍的意見是成為人來人往的地區才能夠發展經濟,而非汽車奔馳的地區。英國的禧步道(Jubilee Walkway)將倫敦的主要地標連結在一起,步行10~15分左右就可到達倫敦各主要觀光地。日本橫濱的港口路被活用為觀光歷史資源的步行專用人行道,對於觀光資源化有極大貢獻,把都市、海、建築全都連結在一起了。這些海外案例對我們而言可以成為重要的啟示,去年發表的民選第6期政策也有參考這些案例。

    民選第6期首爾市正推動完成北漢山連接至宗廟與漢江的路,及22個城郭社區再生的都市再生政策,以及從以車輛為主轉換為以人為主的親步行都市政策。首爾站高架橋也是這個政策藍圖的一部分,我們將勾勒以首爾樞紐的首爾站為中心,連結周邊地區的首爾型都市再生的巨幅藍圖。在首爾站高架橋周圍有首爾站與南大門、明洞等多樣化文化空間,若首爾站高架橋重生的話,將成為能夠讓首爾站與這些周邊多樣化文化空間以及漢陽都城實際連結在一起的媒介。

    首爾站是我們的歷史文化財,首爾站是在什麼記憶之中的空間?對1970年代我們的姊姊與哥哥、父母而言,是以一心希望過得更好的渴望,離開故鄉踏進首爾第一步的地方,而我也是在1973年冬天揹著書包北上來到了首爾。1980年代市民們熾熱的民主化渴望,在這個空間如岩漿般迸發過。首爾站既是我們國家近現代史的核心場所也是首爾的樞紐,同時也是首爾這個都市的近代象徵。

    但是首爾站最後卻陷入孤立了。即使不用特別提大家應該也知道,歐洲都市的火車站都是融為都市的一部分且成為都市發達的歷史。但是目前的首爾站像島一樣地被孤立許久,即使有「一天39萬名乘客」的潛在力量也無法滲入到周邊地區,首爾站與周邊地區的通行不便正帶來文化斷層與地區衰退。從西界洞經過首爾站到南大門市場要等3次紅燈,須走6次人行道等最多要花25分鐘,首爾站引起的周邊地區隔絕情況相當嚴重。

    明洞、崇禮門、南大門市場、藥峴天主教堂、韓國銀行等首爾觀光景點因首爾站導致隔絕而無法發揮綜效。並且西界洞地區單位計劃、國立劇團用地計劃、西小門歷史文化公園等計劃由個別的層面各自分開推動。現在需要開始改變,作為首爾的樞紐現在迫切需要恢復整體性且統合被隔絕的都市空間,轉變為包含周邊地區一起統合再生的媒介。

    現在該將首爾高架橋活用為周邊地區再生與復興的信號,透過首爾高架橋聚集人們、讓這些人們停留、使人們成為活力,並讓這活力往周邊擴散。1970年建造的首爾高架橋將在2017年以都市再生的面貌重新誕生。在成為工業化與民主化象徵的近代化時間中,開啟通往可持續未來的路以及將開啟新的時間,並且那條路也將成為人們的道路。

    1970年代已逝去,在此將重新誕生為17條讓行人想停留的道路。首爾站高架橋與其他都市的設施相比擁有高度與位置、景觀等魅力,17公尺高的首爾站高架橋將成為把首爾站一帶打造為高附加價值的都市再生的起點。

    這17條行人的道路將成為連接退溪路、漢江大路、首爾站廣場、北部地鐵生活圈、萬里洞周邊的歷史、文化、購物的新步行觀光路線。與此結合將會綜合推動南大門市場活化、北部地鐵生活圈活化、中林洞等落後地區再生等。

    2016年為止將制定南大門市場綜合發展方案,為目前停滯中的南大門市場一帶找尋新的活力。我曾經悄悄地徹底觀察過南大門市場,目前情況看來,衰退不可避免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南大門需要變化與再生的同時也需要活化,我們將再生且活化衰退的南大門市場。我們將增加在退溪路周邊停留的人並減少通過的車輛,調整車道確保空間,並將這空間活化為觀光巴士停車空間以及營業車輛空間,如此的話南大門市場商人們將會變得更加便利。

    首爾站高架橋被判定為D級後取消的6條巴士路線將恢復並加入新的機場巴士。我們將大幅增加都市觀光巴士等大眾交通,使更多人們走入南大門市場。對於落後地區則分區個別活化地方產業以及積極支援地區單位計劃、中林洞垃圾車總站搬遷等,也將一同制訂首爾站一帶綜合發展計劃。中林洞垃圾車總站不但有美觀上的問題同時也會散發異味,從該地區也傳來許多民怨。若能完全消除這問題且該地區成為藝術活動的根據地的話,將會以新面貌完全重生。

    西界洞也是觀賞南山的好地點但現在變得過於陳舊與老化,若與首爾站結合的話勢必需要新的變化與概念。國立劇團用地雖然尚在扎根中,但因為交通隔絕等因素而無法發光發亮,因為首爾站高架橋的關係需要找尋全新的面貌。

    我們也會深思這地區該如何再度活化防災產業。與北部地鐵生活圈結合,首爾市將與韓國鐵道公社(KORAIL)、民間業者協力建立體系,培養成為都心圈MICE(一般會議.獎勵旅遊.大型會議.展覽)產業的據點,將與永東圈國際交流複合地區一同培養成為MICE園區。

    首爾站高架橋再活用將帶來步行人口大幅成長以及擴大首爾站與周邊地區的聯繫,藉此將建築、南山連結在一起且周邊商圈可迎來再度活躍的機會。期待首爾站高架橋被建構成為嶄新的首爾綠色步道。

    根據2014年首爾研究院和大韓民國國土都市計畫學會所實施的可行性調查,經濟分析結果1.83顯示為利益比成本還高。如果步行走首爾站高架橋的話,可以改善從西界洞到南大門市場的步行環境,徒步移動時間最多可縮短至14分鐘。周邊地區步行人口增加,可預期南大門市場、明洞、萬里洞文化觀光特色街道等銷售量也會上升。南山與德壽宮、仁王山、龍山公園等形成的綠色步道也將產生效果。首爾高架橋的車流量中約60%只是單純經過,為預防首爾站高架橋再活用計劃將導致的交通阻塞,我們將準備替代路線的事前指引系統,也將建造短程替代路線。我們還會改善中林洞與鹽川橋的交叉路,以及重新規劃七牌路岔路等,加強都心東西方之間的交通順暢度。另外也將研究與北部地鐵生活圈連結的跨越鐵路橋梁等多樣化交通替代方案。老舊的首爾站高架橋將更新水泥地板並修繕與加強支柱,重新誕生為令人安心的高架橋,為預防發生安全事故我們也會研究對策。

    首爾站高架橋的潛力是無限的,可作為多樣化空間活用為街頭劇場與活動場地、散步的空間、雪撬場、簡單的市民運動空間等等,我們將與市民一同打造。先前向各位市民徵選構想已募集到許多主意。首爾站高架橋營運策略基本計劃預定將在5月制定,我們將會持續分享與溝通。世界許多都市正從只追求表面成長的開發時代,轉為選擇兼顧財富與健康、永續的都市再生,現在這也可說是觸發新發展的因素,這條路將由「首爾站 7017 計劃」做為開端。

    都市與行政將交還給人民,而這將成為我們的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