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5] 市長演講文

A A
  • 危險社會的挑戰 回想首爾要奔向的路

  • SMG 194
    image_pdfimage_print

    「烏爾利希•貝克教授悼念活動」悼詞

    日期 2015年3月17日 | 場所 新聞發佈中心國際會議場

    烏爾利希·貝克教授如此匆匆的離開我們,真是讓人感到無限傷懷。就好比剛開始學習,就沒了老師一樣,心裡感到無比空虛。老師爽朗的聲音就如同還在耳邊一樣。

    去年夏天,在首爾市的邀請下,教授曾到訪首爾並與我們一同探討過「危險社會的挑戰與首爾應走的路」,那真是一次正合時宜的訪問。您在世越號慘案使國民陷入悲痛之時來到了這裡。那時,我們對您所提出的「危險社會」正感同身受。所以,當您說明再難不斷來襲的後期近代的時代性特征時,即使不是學者也能非常容易的理解。

    將世越號慘案所帶來的不知所措,通過市民們對時代的學習,轉化成為將來需要修補的空位。您曾強調我們應該要預測和反思近代化所引發的副作用會越來越大的情況,所以須要將「危機的狀況」改變為「解放性的危機」。我深深地明白,如果沒有對人類歷史的信賴和對人類的大愛,是無法有您傳所傳遞的希望訊息。

    您尤其是非常關注經過壓縮式近代化過程而高速富裕的東亞國家。環顧起來,在過去的半個世紀里,韓國達成了全球前所未有的飛速經濟成長。

    形成了工業化與政治民主化,成功的進行了壓縮式近代化,藉「漢江奇跡」躋身國民收入叁萬美元的社會。

    但是,您曾提醒我們那個「成功」,是「危險」的另一個名字。您所講到的「近代國家成功歷史的另一面,潛伏著無數的危險」,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共鳴。

    以「危險社會的挑戰與首爾應走的路」的主題討論過程中,您屢次提到「解決今後全球問題的主力將會是全球城市,在這過程中,首爾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我想,您是在擔心正向危險社會急速移動的東亞的同時,想提起作為全球城市首爾應該扮演的角色吧。

    那時,是正逢世越號慘案,使全體國民形成「應該從壓縮式的近代化與速度至上主義中走出來」的醒悟與探索之時。教授向我們傳遞了「反省式的近代化」與「文明性蛻變」的話題,還答應我們,一同進行對於危險社會的國際比較研究和首爾計畫。

    在教授離開首爾以後,曾連續的發生了大大小小的災難。每當發生災難時,就會想起教授的講座,我就依循教授的叮囑,為了讓全球城市首爾解決世界與亞洲城市面臨的問題,快馬加鞭的嘗試了多樣的轉換試圖。持續開展「減少一座核電站」,持續強化以信賴與反省為基礎的「社區共同體運動」等等,為了創建共享與協作的社會,開展著各式各樣的努力。我還是在毫不動搖的首要貫徹教授所強調的與市民溝通、協作的協治市政,以及通過反省進行的革新市政。

    烏爾利希·貝克教授所要求的「以淨化式的學習來完成蛻變」,現在已經變成了教授的遺志。教授未完成的夢想,成了我們這些活著的人的一份任務。反思的市民、不增加危險的生活方式、還有為解決問題群策群力的協治市政,我們要努力讓這些思想不淪為空洞的辭藻,而是成為牽引我們生活,帶來力量的閃光的金句。

    您曾說過,全球城市首爾,擁有比任何城市更敏感的,感知並解決危機的可能性,我要將這句話銘記在心,為了讓首爾能夠成為東亞的樞紐,為了可持續的生活,與市民形成轉換與聯合的一體。我保證要將教授的夢想建設為我們的夢想。為教授謹祈冥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