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2015] 市長演講文

A A
  • 再次保證, 我們不會忘記

  • SMG 244
    image_pdfimage_print

    世越號事故週年忌日…「安全對策檢查會議」

    日期 2015年4月16日 | 場所 首爾市廳會議室

    今天是世越號悲劇的一週年忌日。1年前,在這場前所未有的大型慘案的面前,我們所有人都流下了悲痛的淚水。看著漸漸沉入海底的世越號,蒼白無力的我們曾經無數次的自責過。問題是至今仍有九名失蹤者還在那漆黑的大海深處。查明真相與責任人,也淹沒在漆黑的大海深處一樣遙遙無期。失蹤者的家屬們說他們的希望是能夠成為遺屬,並久久不能離開彭木港,而遺屬們在街邊上哭喊著。他們在追問著國家和政府到底在哪裡。很多人都在說,世越號之前的時代與世越號之後的時代必須要改變。也就是說,說出了態度的變化,說出了社會的革新,也說出了國家的改造。痛下決心,再不要有這樣悲慘的慘案,再不要重演這樣殘忍的四月之春了。應向著嶄新的社會、以人為先的社會變化,並且,要下決心轉變發展的方向。這樣度過了一年。

    而世越號再度尋問我們,在過去的1年,大家都做了些什麼,現在大家又在向什麼方向走著,我們這樣的問著自己。

    美國哲學家喬治·桑塔亞那曾說過:「那些不能銘記過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轍」。

    申采浩老師也曾說過:「忘卻歷史的民族,沒有未來」,但是我覺得,問題就在於我們不能只是嘴上說「永遠不會忘記」,而是應以行動來實踐。

    我覺得,首爾市也絕不是世越號慘案記憶的局外人。這期間,在首爾市,也不斷的發生了鷺粱津供水池連接管線事故、上往十里站列車撞車事故這樣的事故。最近,包括石村地下車道公路塌陷在內,總是讓給市民、國民增加憂慮。通風口、緊急出入門、公路塌陷……關於安全的政策、對策是否充分,對於這個問題,我們首爾市尚無法自信的回答市民們。

    在這期間的幾次事故之後,我們的確也準備了相應的對策,並開展了關於安全的各種政策。之前防止工程現場安全事故再次發生的對策也收到了成效。自從2013年首爾市發表以來,雖然當年在首爾市發包工程現場仍有11人因事故而死亡,但是到了2014年,情況已改善到甚至沒有1名死亡者。僅1年的時間,建設工程災害率就從0.38%降低至0.11%。這是一個長足的進步吧。

    儘管如此,我覺得我們不能滿足或自滿於這樣的成果。首爾是千萬市民居住,交通體系複雜且建築物密集的巨型城市。由於老朽設施與群山環繞的地形,我們周邊真的是充滿了山體滑坡、洪水等多樣的安全威脅因素。首爾有許多像高層建築物、大眾公用設施、地下商場、兒童設施、考試院、陋屋村等,這樣平常被歸類為安全事故死角地帶的場所。並且,在70~80年代經濟高速增長期建設的建築物,現在房齡已超過30年、40年、50年。目前已進入了該注重修繕、維修、管理、維護的時代了。

    事實上,我覺得安全對於我們來說,如同空氣和水一樣重要。平時無法感受到安全的重要性,一旦發生了事故或是災難,才會醒悟,才會體會到安全的重要性。所以我覺得,安全無論怎麼強調都是必要的。

    首爾市覺得要將安全生活化、日常化。請按照不同的領域,編寫各自的安全手冊,且對安全狀況傳播體系進行再次的檢查。即便是對已發生的小型事故,也希望務必全部進行事後分析,以求應對過程中的徹底與萬全。

    某位世界級的思想家曾說過這樣的話——「所謂危機,就是指老舊的東西正在死去,而新生的事物卻未誕生的狀況」,他說這就是所謂的危機狀況。我覺得這是一句非常精闢的分析,過去的模式不是就正在消失嗎?但是,嶄新的時代、準備安全時代的體系卻尚未到來。

    上一次對德國後工業化時代危機進行分析的烏爾利希·貝克曾說過這樣的話。我們的社會在承受高度工業化的同時產生了各種危機因素、並帶有著各種危機的徵兆,可是我們沒有進行充分的準備,所以這樣的事故正在變得日常化,安全也飽受威脅。正值世越號悲劇的一週年忌日,我覺得我們應再次全身心的投入到創建真正安全的首爾中去。希望諸位能夠通過此次一週年祭日的活動,再次對這些內容進行驗證、分析,並提出對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