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市長演講文

A A
  • 一切都能用社區來解決

    SMG 509
  • 建立社區共同體特別講座

    日期:2012年3月5日

    地點:人才開發願禮堂

    我認為人若越為殷切,越能心靈相通,響尾蛇從十里之外就能發現彼此的存在,更何況是不斷進化的人類。從我們能彼此心靈相通這點看來,各位應該能發現我的內心有多麼熱切吧?

    我想問問各位。各位為什麼而活?為什麼活著?事實上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因為各位得要知道首爾市民們為什麼而活,又為了什麼而如此拼命,才能達成他們心所嚮往、熱切追求的夢想。

    首爾市民的心裡最希望獲得什麼?(幸福)沒錯,就是幸福。人們都誤會了,每當問到為什麼而活,總有人回答錢、財富、權力這些東西。不過我認為在這一切之上,人們最迫切冀求的就是幸福。

    有一段時間,人們最希望獲得錢財。在那個無法吃飽睡暖,總有人餓死的年代,能夠盡情吃點什麼,住在大房子裡、上好學校成為人們的夢想。不過已經有很多人在某種程度上算是解決了這部份需求。接下來就會產生疑問,為什麼要這麼活著。在我們父母那一代,人人只計較我們的所得,認為最重要的就是GDP國民所得,這代表著一個國家的成長與發展的指標。

    然而走在前頭的國家們,從GDP最高的國家開始,都已經開始關注national
    happiness index,換句話說也就是開始在意起幸福指數。我在去年吧,在成為市長之前,英國某個團體代表,這位曾擔任過英國布萊爾首相的政策室長,為布萊爾訂定勞動黨未來願景的人──Goo‧Morgan曾邀請我參加某場會議,該會議的主題為開發幸福指數。OECD目前也不再進行GDP相關業務,而是致力於開發幸福指數。也因此,我對幸福指數有著相當大的興趣。要是沒有上次的市長選舉,那時我應該會前往已經決定要去的不丹。不丹有個叫做幸福研究所的機構,對我們來說,遊客越多越好,但在不丹卻限制遊客數,並且事先收取費用。我本來打算在那裡待上十天,並且寫一本書。剛好希望製造所有個來自不丹的女性實習員工,在她的介紹下,我原本計畫在不丹停留十天,再從不丹前往鄰近的尼泊爾加德滿都健行。

    那們該如何創造幸福?也因此才會出現一門叫做幸福學的學問。當然需要國民所得,然而這並非唯一。這本書裡提到最重要之一的就是「關係」,也就是說獨自一人太過寂寞孤獨,用我們的話說就是疏離。現代的生活引發相當大的疏離感受,在全世界中,我國的自殺率數一數二,儘管有因為生活過於艱辛而自殺的人,但也有不少情況是因為太過寂寞而選擇自殺,尤其是老人。所以在自己所屬的地區共同體中與某個人一同活著,獲得歸屬感才會如此讓人感到幸福。一旦遠離,便容易引發自戕行為。

    英文是connectedness(連接性),也就是指自己隸屬於一個地區社會的重要性。事實上,過去我們的生活環境,除了較為年輕的公務員之外,大家應該都記得。我也來自於一個相當貧窮的鄉下,我的幼年時期約莫是60年代,當時生活就連溫飽都有困難,每到春分便青黃不接,媽媽或姐姐總是喚我去取大麥米煮飯,但卻掏不出半點米來。儘管如此,若有乞丐上門來討飯,絕對不會讓他空手而歸;若是在我們用餐時來了,我就會在飯中加點水後給他。我們雖然貧窮,但村子裡卻沒有人因此而餓死。另外就是我家裡有間廂房,我父親總是睡在那裡,母親則是睡在裡房。當時村裡男人們都會聚在這裡聊天聊到半夜,父親則是捲著乾稻草,或做其他事情。若有人路過,也會留他住上一宿,甚至還會讓陌生人住下。不過現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誰都不相信誰,因此最後也無法獲得幸福。

    但是也很奇妙,有機會到國外眾多城市住上一陣子,便會發現比我們還要更進步的社會反而有著濃厚的人情味。若有什麼難處,一旦開口便能獲得熱情的協助。歐洲的城市尤其如此,只要曾去旅遊過就知道,自己若遇到什麼困難,只要向經過的汽車或店家一提,對方都會釋出相當大的善意提供協助。不過在這裡,即使同一個社區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也不得而知。

    匿名的社會存在著一定的危險。我曾採訪過首爾風評良好的城美山共同體,當時柳昌福(音譯)先生與我坐在社區咖啡館裡談話,柳先生從窗戶看見外頭有個孩子經過,突然冒出:「欸,那孩子應該還沒下課才對啊。」他幾乎知道社區裡的大小事,其他社區居民也和他一樣,對社區裡的事情瞭若指掌,所以城美山共同體裡絕對不可能發生可怕的殺人事件。共同體創造了安心社區,也因此我才會說若要建造一座安全的城市,必須仰賴社區共同體。

    首爾市與各自治區全體預算的26%都用到哪了?答案是福利。我們將錢花在建造敬老堂、老人福利設施、幼兒園,也有自治區興建了殘障者設施。不過這全都是各司其政,在我看來,興建一座老人福利設施就跟建一座收容所沒什麼兩樣。說的極端點,這就等同於社會福利學者對於將智能障礙者聚集至同一個村莊的指摘,為什麼呢?因為必須讓他們和其他人相處,才有可能獲得幸福,才能自我成長,若非如此,再怎麼優良的設施都不過是座收容所,大家懂我的意思吧。

    若真要說優秀設施,那麼整座社區就是最好的設施,在那之中透過相互關係可感受自己的存在與幸福感。若人們互不關心,那麼便會失去人情味,他們也會跟著變得不幸。但若是老爺爺跟孩子們、殘障者都能和諧共處,老爺爺能對孩子們說說自己年輕時的故事,前面則有孩子們在表演才藝,人們必須像這樣同生共存,也因此我認為我國的福利系統目前正朝極度錯誤的方向前進,最好的福利應該是像這樣的地區共同體,只要社區共同體存在,其本身就是一種福利。我說過要成立地區共同體照護中心也就是出於這個概念。

    並非獨自生存,而是共同生存。我記得我小時候在外頭玩耍時,曾經去過朋友家吃飯,甚至睡一晚,當時是整個村子的人們一同照顧我們這些孩子,若我做錯什麼了,還會被隔壁的老奶奶、老爺爺狠狠教訓一頓。不過現在要是膽敢教訓別人家的孩子,那可是會被甩耳光的。甘地曾說過村子就是宇宙,所有的要素全都聚集在這裡,我們則藉此學習生存的方法。在地區共同體蕩然無存的現在,我們對於人生的理解都來自於圖書館,然而人生並不是在圖書館就能學到的,得在社區、在共同體中體會。在過去,就算沒有大學文憑,也懂得如何過活,因為從每一位成員的身上,便能得知該如何生存,又該怎麼建立起關係。現在的人們已經不曉得該如何建立關係,問題是品性良好,懂得如何在世界上生存的領袖都是出自於像這樣的地區共同體。我認為真正的福利就是儘管日子艱辛,卻不會讓人餓死的地區共同體,而這也就是地區共同體所能發揮的作用。

    地區共同體能創造就業機會與經濟,當然在我國,有許多大企業創下的成果,然而社會也是一個有機體。舉例來說,不管哪個池塘都有自己的食物鏈或生態系,從浮游生物到巨大鯉魚,棲息著各種生物。但假如只有鯉魚,那鯉魚能活得下來嗎?有許多生物棲息於水庫或湖水之中,社會、經濟也是如此,光只有大企業絕對無法存活,必須要有巷弄商圈、傳統市場才能一同成長。然而現代人們僅講求效率性,認為所有事物都是越大越好,事實卻不然。我國的構造相當脆弱,一旦遭遇經濟危機,將被徹底擊潰,尤其首爾更是如此。大韓民國甚至被說是沒有雇用的成長,代表著經濟雖然成長了,但民生基層卻未享受到任何好處。

    然而在中小企業擁有立足之地的國家,國內經濟也相對穩定,臺灣便是這樣的國家,歐洲的眾多城市、波隆那亦同,經濟水準高,同時不易受外力影響。另外,西班牙的蒙德拉貢是一個設有合作社的地區,當地合作社雇用了10萬人,甚至還發射了人工衛星。就算沒有大企業,光靠合作社本身便能穩固地支撐起居民的生活,維護經濟安全。

    今年是聯合國所制定的合作社年,但我國的合作社就像是生長在乾荒之地的豆子般,規模過小。前往歐洲便能發現當地有相當多的住宅合作社,全體的25%都是合作社住宅,也因此不存在著投機行為,這充分說明了合作社的力量。前往日本旅遊時,不妨到大火車站前看看哪個是最大的建築物,在我國通常是什麼呢?一般最大的建築物都是百貨公司,但在日本卻是生協建築,這個名為Greencoop的合作社以福岡為據點進行活動,旗下共有200萬戶會員、成員,這種國家的經濟便相當安定。

    接下來談談住宅,目前新城才剛被指定並進行開發,建設新城的是哪些建設公司?大部分是像現代、三星、GS這樣的大企業。不過若我們想要將白沙村或城北區長壽村這樣的地方開發成為替代性共同體社區,不將現有住宅夷平後興建大型公寓,而是採取改善現有住宅的方式進行,那麼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建設公司?我們應該要前往該社區的PVC商店、五金行購買裝潢材料,如此一來才能活絡社區經濟。

    當然我這麼說並非代表我們必須讓大企業消失,大企業能成長為國際競爭力,而小企業則能拯救社區經濟。如果我不是市長的話,我可能會為了要成立一個完整的合作社而絞盡腦汁。各位都知道律師吧?律師收費貴、有能力,也有專業知識,一般市民因為不了解,所以對方要求多少便付多少,不過要是我成立一個法律消費者合作社並且招收10萬名會員,那麼反而變成是我們可以使喚律師。除此之外,當我們去維修車輛時,從收據上根本看不出是否確實修好,但在日本卻有個車檢合作社,也就是汽車檢查合作社。我甚至已經製作了汽車檢查合作社的成立企劃案,我相信光是這個便能創造出十萬個就業機會。

    今天早上我在我的辦公室裡與就業政策科長開了個簡單的會議,在我看來處處都能創造工作機會,因此我請他舉辦主題別就業博覽會,我想光是社區共同體便能進行就業博覽會,利用資源回收更是能創造無數個工作。舉例來說,在歐洲,人們一大早起來能做什麼?

    其中一個是去逛逛農作物、跳蚤市場。英國當地每個週末都會有個長達10公里的超大型市集,有些人會開車載著物品到處兜售,有些人賣老地圖、有人賣燭臺,還有人賣碗盤,我想若在全國進行這種二手市集,便能創造出幾萬個工作機會。用都市農業同樣也能創造出相當多的工作,隨著週休二日,週末總要帶著孩子們出遊。教導孩子們認識生命的尊嚴這件事也是一項具專業性的工作,我認為共同體將能提供並創造出更多類似這樣的工作。

    若問我想要創造什麼樣的社區,我想也許是在首爾市區的某個社區裡開設30家舊書店,讓這30戶依照專長,有的店只賣詩集、有的賣小說、還有外國書籍專賣店,像這樣的30家舊書店,相信一定很快就能打出名號。還有就是只賣工藝品的工藝社區,這樣的話,你覺得能不能吸引遊客?這麼一來,也許還能打造一個以花聞名的社區,譬如巷子裡有一家什麼都沒賣,但屋子四周卻布滿玫瑰藤蔓的住宅。像英國不是以公園著稱嗎?處處都能見到玫瑰園;在荷蘭的庫肯霍夫村,田裡處處種著鬱金香,整片原野就像是鋪了不同顏色的花毯。不見得要大規模,但假設在九老區的某個洞設有種滿玫瑰的社區,一定會聲名大噪。如果真的在某個地區出現了我剛才所說的那種社區,請記得要付我版稅。不過,若真能以這種方式實現,一定會讓相當多社區重生。

    上回我去了漢陽都城,從上頭看到的景觀相當美麗,一邊看著,我心裡也湧現了不應該只停留在復原漢陽都城,還必須重新開發周邊的社區。若將18公里的區間重新開發後,人們便能到咖啡館歇會兒,或者逛逛舊書店,如此一來也能讓整座村莊重生。另外,我還在考慮該怎麼做才能活絡周邊的社區。不久之前我們進行了關閉一座核電廠研討會,那時我才知道上道3洞有個名為成大谷的社區。這是由主婦們所打造的節能社區,目前正進行各種能源節約行動,若說這裡是首爾市內能源自立社區的話,相信一定能吸引許多人前去參觀,我曾去過咸陽的蒲公英村,當地一切事物皆以節能為主要原則。

    在像這樣的社區裡,最重要的就是領導者,社區里長可比總統還要難為。鄰居中要是有人買了地,一定會覺得不是滋味,因此要配合社區裡每一個人的脾胃,可真不是件簡單的事。韓國最偉大的社區指導者就是周行諾(音譯)里長,這位住在洪城郡洪德面的里長不過高中畢業,在校成績更是敬陪末座,然而該學校校長對他說,第一次考試雖然才得20分,但這代表著無限可能,你還有80分的成長空間。校長每次去日本都會為他帶幾本日文書,自他從書中讀到鴨子農法後,他便成為將鴨子農法發揚光大的第一人,實行面積遠比日本還要大。他曾對我說自己在當里長的時候心裡相當沈重,因為調停利害關係這件事實在是太困難了。

    南海有個梯田村,當地里長說梯田農法一旦發生旱災,可會毀了一整年的農事,人們總抱怨自己的祖先何苦在此落腳,然而一整片綠茵風光優美,反而吸引了眾多遊客,也開啟了村裡的民宿事業。里長負責管理網站,他說若自己也經營民宿的話,反而會遭到質疑,因此自己不開民宿。但未開民宿的人仍然覺得忿忿不平,所以他們決定以五五比例拆分,將一半的收入作為村莊基金使用。若老爺爺、老奶奶過世了,便會拿這個經費雇用人手來種田。這位里長真的很了不起吧?這些內容在我的書裡都能看到,這充分顯示出一個村莊的指導者必須以什麼樣的心態來處理村裡事務,才能使該村莊獲得發展,我心想原來真正偉大的指導者都在村莊裡頭。

    在我就任市長之後,不時便會提到社區共同體,聽起來好像很陌生,但事實上這已經存在於我們的生活之中,是人們稀疏平常的事。只是近幾十年來,人們忙著養家餬口,反而忽略了左鄰右舍的存在,就連孩子也不曉得自己生活在什麼樣的環境之中,我們汲汲於追求不切實際的事物,忘記其實最棒的幸福就在自己身邊。這個時代的真正價值就是共同體性,在韓國已經沒有社區這樣的單字,就像社區共同體已經漸漸從韓文中消失一樣,不過相信我們很快便能找回,因為這是時代所趨。

    解決問題都有其王道,而這也就是我們要復原地區共同體的理由。慶典也是,只要投入大筆資金就能獲得發展嗎?慶典來自於社區的傳統、歷史,以及共同的經驗,若在沒有社區共同體的地方舉辦慶典,那麼絕對無法成功進行。所以我想說的是,所有問題都能以社區來解決。

    韓國社會的變化原本就是快速又具動感,我想再過五年,韓國社會便會出現絲毫不遜色於其他先進國家的共同體性。即使我不強調,韓國社會也會自行改變方向,因為這可是最熱門的時代趨勢。